您的位置: 主页 > 皮具护理 > 江苏省的邳州市是传统的农业大县

硫丹属于剧毒农药,由于它可以影响人类中枢神经、破坏生殖器官、长期使用会导致肝功能异常、贫血能,因此被全球50个国家禁止使用,在中国,它属于限制使用的剧毒农药。就在这家农资商店,记者也在没有任何登记的情况下,买到了这种剧毒农药。在陈楼镇,记者还发现了另外一种高毒农药——水胺硫磷。店主说,水胺硫磷毒性不大,但是严禁用于粮棉果蔬上使。

就在这家农资商店,剧毒农药磷化钙也摆在门口的桌子上在销售。记者随后购买了一瓶氧乐果,同样,这家农药销售点也没有让记者做任何的登记。店主告诉记者,储粮丹只卖8毛钱。

农业部从2011年起就要求“高毒农药经营单位核定规范化、购买农药实名化、流向记录信息化、定点管理动态化”,做到“高毒农药100%信息可查询、100%流向可跟踪、100%质量有保证”。这个要求落实得怎么样了呢?前不久,《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全国菜篮子生产基地县江苏邳州市进行了调查。

水胺硫磷同样是高毒农药,被禁止用于果、菜、烟、茶、中草药植物上,2010年,海南之所以爆发震惊全国的的毒肛豆事件,原因就是种植户用水胺硫磷喷洒在豇豆上造成的。但在这家药店,记者无需进行身份登记,也无需说明自己种的是什么,就可以买到这种高毒农药。店主说,他们以前灌有毒农药甲拌磷乳油是有毒。

甲拌磷是高毒农药,严禁用于蔬菜、茶叶、瓜果、桑树、中药材等作物,只能用来处理种子。同样,记者也没有办理任何登记,就顺利地买到了高毒农药甲拌磷。离开这家乡镇,记者又来到邳州市附近的陈楼镇。同样,店主拿出了高毒农药硫丹。

执法人员告诉记者,江苏省执法总队有一个标准的进货名称、 进货时间、进货产品的登记证号、身份证号、规格及成分含量,进货要记下来。但是这家店什么都没有,陈辉告诉店主,按照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条例就要严格处罚了,责令整改。

(责任编辑:邓一)

执法人员首先来到了当地最大的农资产品批发企业,在这家企业,记者没有看到违反规定的农药,同时药品销售的台账也很规范。检查完这家企业后,记者提出,去之前暗访过的陈楼镇去看一看。但让记者没想到的是,销售人员竟然连字也不会写,销售的台账根本没法建立。

记者发现甲拌磷、硫丹等限制使用的高毒农药在邳州市下属乡镇的各个农资门市几乎都能随意买到,个别的农资门市老板甚至告诉记者有毒蔬菜的生产方式,比如:甲拌磷的使用说明中明确指出只能用于处理种子,但采访中,这个农资门市的老板就告诉记者,用甲拌磷乳油来灌根效果也很好。买甲拌磷乳油,成瓶的比毒辛都好。

这样一种需要公安部门管制、专业人员才能使用的高毒农药磷化钙,店主没有要求记者提供任何证明、也没有做任何登记,就轻易地卖给了记者。记者注意到,这种高毒农药店主并没有摆在柜台里。店主告诉记者,他一般没有摆出来,谁要他就拿出来。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邳州市下辖的各个乡镇能偶随意买到高毒农药,那么,这是否正常呢,记者也把这一情况通报了邳州市农业委员会,他们立刻派出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一同进行检查。江苏省邳州市农委农业执法大队大队陈辉告诉记者,江苏省农产品安全生产条例规定:农资营销单位必须要建立农资销售台账,如果不建立,按照条例的42条规定,责令你整改的时候,你不整改,那么相关执法部门就可以处罚你。记者告诉陈辉实际上没有任何一家药店要身份证来登记。陈辉说销售户可能操作过程中为了节省时间,疏忽了,不过他们监管的时候,确实也有,但是他们也是记得不太完全。

氧乐果又名氧化乐果,同样属于限制使用的高毒农药,按照农业部的要求,高毒农药对个人销售时,应建立完整的销售记录,对购买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进行登记。就在记者准备找老板购买氧乐果时,意外地发现,这家店铺里也有成箱的剧毒农药磷化钙在销售,老板称它为储粮丹。

离开四户,记者又来到另一个乡镇,这家农资公司的门店里,限制使用的甲拌磷就摆在柜台上,6元一瓶。

江苏省的邳州市是传统的农业大县,那么这里的高毒农药流通渠道是否规范呢?记者首先进行了暗访调查。在赵家村的一家农资经营公司,记者以给蔬菜打虫为由向店主咨询高毒农药的销售情况。

磷化钙是一种极其危险的高毒农药,农业部早在2011年就要求相关企业停止生产这种农药,同时规定从2013年10月31日起停止销售和使用。虽然磷化钙目前还能销售和使用,但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磷化钙不正当使用有引发爆炸的危险,根据《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应受公安部门管制;另外,它在用于粮食熏蒸时,会产生剧毒的磷化氢气体,因此必须要专业人员才能操作,以免人员中毒或污染粮食。那么这种受到管控的高毒农药,记者能够随便买到吗?当记者询问店内的磷化钙多少钱一瓶时,对方回答说1元。

陈辉告诉记者,在邳州市,农药经营的起点很低,只要办理了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和工商登记后,就可以经营农药,由于很多经营农药销售点利润并不高,一年也才几千元,因此有点文化的年轻人都不愿干,这也造成大批的农药经营点都是当地中老年人在销售,而规模大一些的,也都是搭着化肥等农资在进行销售。陈楼镇农资销售户告诉记者,好几年都不卖高毒农药了。

离开赵家村,记者又来到附近的四户镇,在镇上的这家药店,记者又发现了另一种高毒农药氧乐果。

陈辉告诉记者,限制使用的高毒农药并不是不能销售,而是销售后,要禁止在特定的农作物上使用,为了防止高毒农药被错误地使用在蔬菜、瓜果上,国家相关部门要求建立完整的销售台账制度,目的就是为了建立可以追查的途径,保障国民的食品安全。但调查中,记者也发现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高毒农药销售的台账制度在农村执行的并不完善。

在邳州的调查中我们发现,国家明文限制使用的剧毒农药在当地销售高毒农药销售非常普遍,我们知道,对于高毒农药的销售,农业部以及其他相关部门要求生产、批发、终端销售都要有详细的记录,即使是农药销售的最末端,也都要求对购买者的姓名、身份证号、居住地、用途进行登记,那么,邳州大量高毒农药的销售链条,是否做到了有据可查呢?

调查中,陈辉发现这家农药销售点营业资质竟然也没有悬挂在店里。这位老板说,我们有营业执照,一切的资质都齐全,人家群众才放心啊,营业执照搁架子上,框掉下来,分开了,我搬家里去了。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bilonyiqi.com庄闲自动投注软件-澳门庄闲和游戏规则-ag百家了稳赢软件-庄闲游戏平台i版权所有